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女同事来日方长
女同事来日方长
黄远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中,看着窗外自己修车厂空空的大院,叹道生意真是冷清啊。他随手从桌子拿起手机翻看着短信,一封发自昨晚十点半的祝福短信吸引了黄远的眼球,是过去的同事苏雅发来的。过去在一起时,黄远曾深深被苏雅白皙苗条的身材,漂亮的容貌所吸引,平时也兄妹相称互有好感,只是当时黄远正在攀着一门官宦门弟女孩,只能忍痛选择后者,但婚后与老婆李婷貌合神离的生活以及她的放荡令黄远后悔不迭,此时看到苏雅的短信不禁心里一动,心想她这么晚发短信给我,莫非她也是过得不开心?假若能乘虚而入圆了当年的梦就好了。黄远拿起手机拔通了苏雅的手机。
  “喂,苏雅你好,我是黄远。”
  “嗨你好,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  “今天工作不忙,好久不见面了,你还好吗?”
  “还行,有什么事吗?我现在还在班上。”
  “也没什么事,晚上请你吃饭,聊会天好吗。”
  苏雅沉吟了一下说:“好,在哪碰面?”
  “六点半我开车去接你吧。”
  “不用,一下班我打你手机。”
  “那好,不见不散。”
  放下手机,苏雅深思着,多少天了,总想找个人说说自己的苦恼,却不知向谁倾诉,虽然黄远也不算是合适的人选,并且与老公相比他要显得粗鄙许多,但毕竟过去相处时关系还算不错。苏雅看了看表,四点四十,起身找到副总慌称有事要早走,准假后她来到街上,先给老公打电话说晚上有同事过生日,单位要例行请客祝贺,随后便拔通了黄远的手机。不一会儿黄远开车过来了,苏雅上了车笑着问道:“在哪请我呀,大老板。”
  “你就跟着我走吧。”
  “跟着你走,可别把我拐卖了。”
  “我才舍不得卖哪,你这么漂亮,我自己还留着享用呢。”
  “去你的,”说着苏雅轻轻拍了下黄远的大腿,两人开心的笑着。
  车停在了东城区一家酒楼门前,下了车苏雅跟随黄远进去,一直上到顶楼,黄远推开一间厅房的门请苏雅进去,苏雅进门一看,却是一间装饰豪华的KTV厅房,大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满了菜肴和一瓶红酒,暗红色的灯光下使室内充满着浪漫的气息。苏雅心里一酸,想老公很久没和自己好好浪漫一回了,平时只顾自己玩,好吧,今天我也要痛快地玩一回。
  “快请坐下,今天我们好好喝一杯,叙叙旧。”黄远说着帮苏雅把短外套脱下挂在衣架后双双入坐。几杯红酒下肚,苏雅说起老公的冷漠,不由得泪出眼眶。
  黄远心想,怨妇最好得手,今天真是好机会,能圆了自己的心愿了。他用手轻抚苏雅裸露的肩头,眼睛瞄着苏雅胸衣露出的一片白嫩肌肤,说道:“别伤心了,其实大多数夫妻都是如此,结婚年头多了,就没有新鲜感了,哥哥我劝你还是别放在心上,自己多找些开心的事去做,不去想他,来,咱们跳支舞。”说着拉苏雅起身,伴着厅内悠扬的音乐,偎依在一起轻轻舞着。
  苏雅被黄远搂在怀里,闻着男人的气息,在轻轻的旋转中心头轻荡,不觉有些陶醉其中。突然被黄远搂着的腰一紧,同时黄远的嘴唇压了上来,苏雅本能的要推开黄远,但被牢牢抱住,唇间黄远温热的舌头探了进来,久未曾被男人爱抚的苏雅心里还在抗拒,但身体已经瘫软了。黄远吮吸着苏雅的双唇,舌头顶入与女人的舌头缠绵在一起,他用手掀起苏雅的文胸,摸索着苏雅柔软的乳房和已硬起的乳头,“不,不,我们别这样,不好。”最后一丝理智让苏雅还在抗拒,但她却感觉到一股温热的体液从阴穴中流到了内裤上。“我们都活得太辛苦,苏雅,让我们放纵一回吧。”黄远一边说一边撩起苏雅的短裙,用手探进内裤,入手一片湿润。苏雅呻吟着,身子一抖,紧紧偎入黄远怀里。
  黄远抱起已是神智迷乱的苏雅放在长沙发上,轻轻褪去苏雅的衣服后迅速脱光自己。苏雅在迷乱中还保有着一份羞涩,毕竟这是第一次真正面对除老公外的男人裸体,但在她心底早已隐含着的对陌生异性肉体的渴望使她完全开放了。黄远俯视着面前这具白嫩诱人的身体,阳具早已是青筋暴胀,他低头使劲吮吸着雅琳的乳头,双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,苏雅低声呻吟着,紧紧抱住黄远。两具躯体如虫般扭曲在一起,苏雅在黄远时尔轻缓时尔粗暴的抚弄下,身体泛起阵阵情欲的波浪。她伸手握住黄远挺立的阳具,细看也并没有老公的粗壮,但偷情的刺激使她忘掉了一切,她一边捋动着阳具一边把它放在已是汁液淋淋充满渴望的阴穴前,黄远顺势把阳具轻轻插入苏雅的阴穴,顿了一顿后猛的抽出又使出全力狠狠冲进去,苏雅混身一震,随即大声呻吟起来。
  黄远高架起苏雅两条白玉般嫩腿,一支撑身体,一手抚弄捏扯着她的乳头,阳具在苏雅阴穴中迅速抽送,满意的聆听着女人的动人呻吟。苏雅抬起头看着男人的阳具猛力的在自己阴穴中进出,一股股强烈的快感涌遍全身,倒底是不同的男人还是因为不同的阳具才有的这样强烈的刺激,此刻她已是完全弄不清了,只知道扭动盘旋着臀部奋力迎送着男人急剌的阳具。
  “我操,苏雅,你的小逼裹得我的鸡巴真舒服,噢,看,这是我黄远的鸡巴在操你。”
  “啊——唉哟,我喜欢大鸡巴操我,唉哟。”
  “苏雅,我早想这样狠狠操你了,我喜欢操你。”
  “哎呀——噢,我也想,用力,使劲操我——”
  黄远翻转苏雅的身体,抚着女人白嫩的臀部,伏下身亲吻苏雅的阴穴。苏雅大声的呻吟着,上身软软的伏在沙发上,臀部高高翘起,黄远捋着阳具对准毛丛中的狭洞猛地插入,开始新一轮的冲刺。但没过多久,新鲜的刺激令黄远感觉要收不住外溢的精液了。
  “噢,苏雅,宝贝,我要射了,不会让你怀孕吧。”
  “啊——啊不会,射吧,我上环了,唉哟插的深些。”
  “宝贝,我要射进去了,噢,我操。”
  “啊——啊——使劲,使劲操我,唉哟,来吧,把你的精液射到我的逼里。”
  伴随着猛烈注入苏雅体内的精液,黄远脑子中感到一片空白,强烈的快感使他不禁低吼一声,随即搂着同样在快感中颤抖的苏雅瘫倒在沙发上。
  过了许久,苏雅抬起有些酸软的双腿,伏在黄远胸前吻了下他的唇,又低头看了看软软的搭在自己小腹上的那条带给自己快乐的阳具,叹了一口气,说道:
  “咱们真是疯了。”黄远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这具白嫩诱人的躯体,和与自己黑粗的双腿缠在一起的修长玉腿,以及正在抚弄着自己阳具的小手,一股巨大的满足感涌上心头。他翻身又把苏雅压在身下,伸手抬起女人晕红的脸说:“宝贝,今天能得到你,我太高兴了。”说着俯身吮吸起苏雅仍硬挺的乳头。苏雅不由自主的呻吟着,看着自己的乳房在黄远的手中滑动,乳头被一紧一松的吮吸,刚落下的快感余韵又从小腹阵阵传来,手中握着的阳具也在自己不觉的捋动中慢慢硬起来。
  黄远从苏雅手中抽出勃起的阳具,伏在女人耳边说:“宝贝,我想再要一回。”
  看苏雅只是晕红着脸不语,便分开女人双腿准备插入,苏雅却猛的抬头问:
  “几点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黄远不好强求,只好无奈的起身。苏雅快速的穿好衣服,重新梳头化妆。看黄远还光身靠在沙发里不动,便俯下脸把黄远还硬硬的阳具含入口中猛地吮了两下,抬头嗔笑着说:“好了,快送我回去吧,来日方长。”
【完】